曾道长四不像已免费公开,曾道长资料公开报码2o19,六合兄弟论坛,771774.com——源城区社会趣闻
大咖名流
微山湖畔生态兴渔记
发布日期:2022-06-23 16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进入5月,气温逐渐升高,在山东省济宁市微山湖畔,“海虾”这一明星水产品正加速上市。地处鲁西南的济宁,何时出产海产品了?

  这是当地微山湖区渔民对小龙虾的旧有称谓:20世纪80年代,小龙虾沿京杭大运河向北传入微山湖时,本地渔民被这种颜色鲜艳、体态威猛的虾所震撼,便口口相传下来——这里的“海”,可以算作形容词,有“大”的意思。

  要论当地谁养的小龙虾大,微山县利民村的董平排得上号:“这些年微山湖水质越来越好,咱的小龙虾尽管品牌培育起步稍晚,但‘大个头、高品质’是优势,批发价比一些南方产区的高出3元左右。”

  在一度沦为“酱油湖”的微山湖,与传统优势产区竞争,是以前董平不敢想的事情。好水养好虾,如今他的“底气”,源于济宁市推进微山湖生态保护与渔业高质量发展卓有成效的工作。

  近年来,济宁市深入贯彻落实习总书记生态文明思想,以“南四湖”省级自然保护区水污染综合治理、渔业禁捕退养等为契机,在微山县这一“主战场”,展开了北方地区践行“两山论”的生动实践,最终绘就一幅两岸渔民退得出、稳得住、能致富的新时代“富民湖居图”。

  “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,微山湖上静悄悄……”每次进湖,“70后”董平总会情不自禁地哼起这首熟悉的旋律,湖水与歌谣,承载着他年少的记忆。

  因《铁道游击队》闻名的微山湖,广义上是4个相连湖泊的统称,从空中俯瞰,湖西穿流的京杭大运河自南向北将微山湖、昭阳湖、独山湖、南阳湖连成总面积1266平方公里的“南四湖”,成为淮河流域第二大、长江以北最大的淡水湖。

  “我们村就在微山湖北岸,生在湖边的人年纪不大就会被‘扔’进湖里练水性。”据董平回忆,打小父辈们带着自己泛舟湖上,饿了,便采莲、捉鱼、拾野鸭蛋;渴了,清冽的湖水一把捧起直接入口。

  20世纪80年代,随着微山湖周边工业化进程加速,各类小作坊式的造纸厂、化工厂围湖而建,污染也随之而来。与“湖殇”形成矛盾的是,微山湖迎来新的使命:2002年,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启动,微山湖成为重要的输水通道和调蓄湖泊。然而,严重的水质污染与生态退化等问题,使工程专家犯了难。项目开工时,多省交界的微山湖流域内,53条河流的沿河排污企业达到4000多家,10万余户渔民面临转产安居……

  湖域治理遭遇多重挑战,无怪有人将彼时的“南四湖”戏称为“难死湖”。作为南水北调工程山东段的“南大门”,能否确保“一湖清水北上”,难在微山湖,也重在微山湖,一场重点治污、生态兴渔的战役就此打响。

  微山湖地处多省交界,历史上“九龙治水”问题突出:由于地势低洼,微山湖承接着鲁苏豫皖4省38县(市)的53条河流来水,形成了流域3.17万平方公里的“集中纳污区”。

  一方面,“日出斗金”的利益纠葛亟待厘清。微山湖地区煤炭、河砂资源丰富,传统工矿业发达,湖岸工厂边治理边污染、运河航运非法采煤挖砂等现象极难根绝。

  另一方面,“万民谋食”的民生底线不容突破。微山湖周边生活着10万余户世代以船为家的渔民,如何确保渔民上岸后安居稳产,又考验着当地干部精准施政的为民情怀。

  在此背景下,按照山东省委、省政府要求,济宁以“刀刃向内、自我革新”的勇气,统筹开展水环境风险防范,把推进南四湖水污染综合治理和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池塘退养,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、民生工程,全力保障南水北调东线调水水质安全,推动微山湖区向高质量发展目标迈进。

  生态保护是底线,再大的苦难也要克服。济宁成立由主要领导同志任组长的南四湖污染治理工作领导小组,下设11个专班,坚持“一河一班”“一河一策”的联防联控工作机制,全面构建南四湖流域水污染综合治理的科学格局。

  生态保护的同时,更要对湖区10万余户渔民负责。“誓把湖水变银波”,成为济宁、微山两级党委政府的必答考卷。在此背景下,《南四湖流域水污染综合整治三年行动方案(2021-2023)》等各类政策文件密集出台,微山湖地区高质量发展的“四梁八柱”逐步搭建,一个个微山湖畔鲜活的故事,在这片热土上演。

  截至2021年底,南四湖流域内南水北调干线%,入湖河流全面消除劣五类水体;流域内4000个入河(湖)排污(水)口完成规范化整治,991个行政村完成生活污水治理,80%以上的养殖专业户畜禽水产粪污得到资源化利用……

  “从此有根了。”初见“80后”闫峰,他多次提及这句话。这位微山湖韵现代渔业庄园负责人,出生在船里、成长在湖上,“一家四口生活在20-30平方米的空间里,一条船就是全部家当。”

  因此,面对转产上岸,渔民的感观可谓复杂:一方面,“漂泊湖中”带来的教育、就医不便客观存在;另一方面,世代“扎在湖里”的深厚情结,短时又难以割舍,还面临再就业难题。

  “治水不是用老百姓的饭碗换取生态效益。为了一泓清水北上,大批渔民服从政策安排退养退渔,做出了巨大牺牲。”济宁市农业农村局局长王洪正说,“要按照‘产业更新升级一部分、转产转业一部分’的思路,有序推动渔民上岸。”

  济宁相关政策明确,渔业整改区域被划分为核心区、缓冲区、实验区三类,在确保核心区、缓冲区全面完成退养的同时,又在实验区留足政策空间,既充分发挥以渔抑藻、以渔净水的生态功能,又防止“一刀切”损害湖区群众利益。

  在微山县湖堤路两侧,一边是占地3825亩的南四湖农业产业融合示范区,一边是占地1250亩的微山湖现代渔业园区。“这里将成为微山湖现代渔业的科技支撑和发展方向,是推动微山湖渔业转型升级的‘引擎’所在。”微山县委书记李勇表示。

  微山湖现代渔业园区内,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等科研院所入驻,一些特色品种鱼类养殖等新技术加速成型,并对外辐射推广。

  在南四湖农业产业融合示范区,农渔业循环发展模式、“按揭渔业”模式、工厂化循环水养殖模式、陆基推水集约化养殖模式等现代渔业发展机制落地生根,社会资本如何进军现代渔业、村党支部如何发展壮大集体经济、大主体与小养殖户利益如何联结等问题,在此试验示范。

  就这样,微山湖畔渔业转型升级步伐铿锵。仅2021年,济宁市就争取渔业资金逾1亿元,其中90%用于南四湖渔业高质量发展。

  同时,微山县落实转产转业技能培训政策,使部分退渔湖民换了种方式与微山湖共存。据县农业农村局局长陈淼介绍,当地面向高龄、残疾等重点群体提供城乡公益性岗位,让退养群众同时收获岗位收入的幸福感和服务家乡的自豪感。

  “靠湖吃湖,我们这儿有句老话叫‘大盘子、小盘子,鱼丝、鱼片、鱼丸子’。”对于家乡水产的丰饶,赵卫深有体会。尽管没有亲手养过水产品,但他目前以卖蟹为业:499元的礼盒装,内含8只鲜活的大闸蟹,一瓶特调蟹醋,以及一瓶水。

  卖蟹搭水,赵卫在压秤“忽悠”人?实际上,赵卫的螃蟹卖得红火:“2021年全平台、全品类销售额1000多万元,礼盒中的这瓶水是大闸蟹养殖水源地的水,之所以与大闸蟹一同搭配销售,是因为用这种水蒸煮出来的螃蟹更加地道、鲜美。”

  微山县南四湖综合管理委员会主任邵长岭介绍,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,微山县水产养殖以青草鲢鳙四大家鱼为主,目前正着力发展大闸蟹、小龙虾、乌鳢、南美白对虾、鳜鱼等新品类。

  渔业之外,莲、菱、芡等水生经济作物和水蛭、蟾蜍等道地药材产业,成为微山湖特色农业新的增长点。一些市场主体利用采煤塌陷区、光伏复原地进行金线水蛭、蟾蜍等水生中药材养殖2000余亩,以土地流转、进社务工等方式带动260余户上岸渔民,直接增加渔民收入1500万元,打通了集育苗、研发、养殖示范、休闲观光为一体的全产业链。

  发展方式的转型升级,推动着微山湖渔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产业龙头。目前,微山县规模以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达105家,年生产鱼类预制菜、虾蟹酱等5万吨。“微山湖四鼻鲤鱼”“微山湖乌鳢”“微山湖大闸蟹”等9个商标入选国家地理标志产品,“微山湖”渔湖产品美誉度不断提升……

  风物长宜放眼量,一幅“碧水清波胜黄金”的兴产富民画卷,正在微山湖畔加速铺展:2021年微山县生态高效养殖面积已达20万亩,占养殖总面积的76%;实现渔业经济总产值75.57亿元,同比增长22%,渔民人均年收入超2万元。

  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。走访在如今的微山湖两岸,处处可见“两山论”向纵深实践的崭新篇章。

  ——连续多年开展渔业资源养护行动。每年春秋两季,微山县都会开展南四湖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活动,2005年至今,已放流各类优质苗种3亿余尾,有效改善南四湖生态环境、增加水生生物多样性。

  ——结合湖区环境整治推进乡村建设。加快推进渔民安居工程,对5237户共16501人以船为家的渔民,分三批次进行上岸安置。在安置村庄有序推进污水管网铺设、道路景观提升,高起点打造滨湖水乡美丽乡村示范带。

  ——依托湖区特色实施文旅突破战略。以创建微山湖国家5A级景区为契机,围绕湖区生态资源和渔家文化,因地制宜发展休闲渔业项目。目前,已打造国家级休闲渔业基地2处,形成了以微山岛旅游区、南阳古镇老运河等为主的休闲渔业产业带,2021年全县休闲渔业产值达1.5亿元。

  根据济宁规划,预计到2030年微山县池塘生态化改造将基本完成,养殖尾水得到有效处理,水产品供应能力和质量安全显著提高,水产品总量稳定在20万吨左右;产业融合发展业态更加完善,渔业经济总产值稳定在100亿元左右,渔民人均收入位居山东省淡水渔业前列,实现由渔业大县向渔业强县的转变。

Power by DedeCms